《徒手攀巖》這部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拿命拍的!

時間:2019。03。02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未什默


1905電影網訊 北京時間2月25日,第91屆奧斯卡獲獎名單揭曉。

 

憑借《徒手攀巖》,華裔攝影師金國威和妻子伊麗莎白·柴·瓦沙瑞麗首次獲提名就斬獲最佳紀錄長片獎。


影片還原了亞歷克斯·霍諾爾德Free Solo登頂酋長巖的過程。

 

什么是Free Solo?

 

Free Solo就是不借助繩索、平安帶等機械類輔助攀登裝備,無保護徒手攀爬巖壁。除了攀登鞋和防滑的鎂粉,攀登者完全依賴個人的身體。



這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極限運動之一,死亡率接近50%。在各大搜索引擎上打出“Alex Honnold”的名字,一個常見的后綴就是“死了沒”。

 

亞歷克斯還活著,但同行死去的意外,一直都在發生:“單人徒手攀巖”先驅約翰·貝克,2009年7月攀爬時從懸崖墜落死亡,終年52歲;


“單人徒手攀巖”先驅約翰·貝克


德瑞克·赫希37歲時攀登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哨兵巖,失誤跌落,遺憾去世……


德瑞克·赫希


在影片拍攝過程中,“瑞士機器”烏利·施特克于2017年再次挑戰珠峰時,從高空墜落。徒手攀巖運動自己風險極大,而酋長巖獨特的地貌,更是為登頂增加難度。



作為全球最大的花崗巖巨型獨石,酋長巖高達838米,巖壁幾乎與地面垂直,概况經過冰河洗刷,十分光滑,幾乎沒有著力點。

 

此前,從未有人徒手攀巖登頂成功。



可以說,登頂酋長巖是“在徒手攀巖歷史上如同人類登月一樣”的壯舉。

 

好在,亞歷克斯·霍諾爾德成功了。

 

如果意外發生,對拍攝團隊來說,意味著“你的鏡頭活生生紀錄了他死去的過程。”


攀巖神話是怎樣煉成的


1985年,亞歷克斯·霍諾爾德在美國加州出生。從小不善言辭的他,愛上了徒手攀巖這項有些孤獨的運動。

 

有多愛呢?愛到從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退學,愛到在攀巖與少女友間,永遠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



或許,他注定要屬于徒手攀巖。除了后天的體能練習,他具有一個先天“優勢”——對恐懼的感知不敏感。

 

在我們的大腦中,主要由杏仁核控制恐懼情緒,亞歷克斯的杏仁核閾值較高。



也就是說,他也會感受到恐懼,但需要極強的刺激。在徒手攀登過程中,他真實地感受到恐懼。與普通人本能地逃避恐懼分歧,他偏偏要追逐恐懼。

 

然后把每個新的登頂成功,看作擴大自己的舒適區,直至消除恐懼:“我也怕掉下山崖摔死,但你挑戰自己而且做到極致時,你會有一種滿足感,這種感覺在你面臨死亡時更加強烈,你必須做到萬無一失。”



和我們平時認為的“作死”相反,攀巖時,亞歷克斯最注重的是“平安”。

 

正式挑戰開始前,他會多次進行實地有保護攀巖考察、認真記下技術要點,每隔一天,他就做一次長達一小時的指尖懸掛和引體向上,用指尖去承受全身的重量。



徒手攀巖拒絕任何的失誤,只有做到完美,方能成功登頂。

 

正如亞歷克斯說的:“如果你是個追求完美的人,那徒手攀巖是最接近你心愿的事。有那么一瞬間,做到完美確實感覺不錯。”


大神背后的大神們


因為亞歷克斯的壯舉,紀錄片《徒手攀登》達到了“神作”的高度。

 

而我們能感受到那種命懸一線的緊迫感,鏡頭背后的金國威和他的拍攝團隊,同樣功不成沒。



金國威的父母都是中國人,母親是哈爾濱人、父親是溫州人,后來移民到美國明尼蘇達州。

 

在大學期間,他對極限運動產生興趣,成為一名專業攀巖者、滑雪者。2002年時,他受邀加入美國《國家地理雜志》探險隊,后來又成為簽約攝影師。

 

2006年時,他還創下一項紀錄:與基特和羅伯·德斯勞里爾斯一起成功完成了美國人第一次從珠穆朗瑪峰滑雪下山的壯舉。



《徒手攀巖》的另一名導演伊麗莎白·柴·瓦沙瑞莉是他的妻子。

 

伊麗莎白的父親搜匈牙利移民,母親來自香港。金國威與伊麗莎白因拍攝紀錄片《攀登梅魯峰》結緣。



2011年,金國威和兩位同伴成功登頂被稱為“鯊魚鰭”的梅魯峰中峰,成為世界上首批登頂的隊伍。

 

在《攀登梅魯峰》中,金國威既是導演、攝影、也是拍攝對象。伊麗莎白通過專業電影制作人的角度,將影片更好的呈現出來。

 

2015年初,這部紀錄片在圣丹斯電影節亮相,獲得評審團大獎提名。


 

《徒手攀巖》的誕生可以追溯到2008年。

 

那一年,亞歷克斯徒手用2小時45分鐘,從垂直的北面徒手爬上半穹頂,一戰成名。



這次挑戰后,亞歷克斯認識了金國威。后者談到,要為《國家地理雜志》拍一部報道他徒手爬巖的紀錄片。

 

亞歷克斯說出那個夢寐以求的地方——酋長巖。從2009年開始,他就一直在思考要如何徒手獨攀酋長巖。



2014年,《徒手攀巖》開展前置作業,金國威集結了擁有豐富攀巖經歷的專業攝影團隊,每一位攝影師都是專業攀登者。正是因為對攀巖運動的了解,拍攝團隊的每一個人深知拍攝這一行為對攀巖者的干擾。

 

金國威會等待亞歷克斯做好準備,同時帶領團隊多次實地勘察,提前到達酋長巖頂部架好機位,把器材事先固定在懸崖上。

 

挑戰當天,趴在巖壁上的攝影師有5位,利用高倍鏡跟拍留守谷底的有3位,還有一架直升機負責全景拍攝和航拍。



他們自己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沒有人能保證亞歷克斯不會死掉。

 

攀巖家、亞歷克斯的好朋友湯米舉了個例子:“想象一下,假如有一項奧運會級別的運動項横眉,如果你得不到金牌你就會死。那么徒手攀登酋長巖就是這項運動。你必須做到毫無差錯。”



最后的結果我們都知道了,亞歷克斯成功了。正如導演伊麗莎白在奧斯卡頒獎典禮現場所說:“這部電影獻給所有相信不成能的人。”

 

亞歷克斯把不成能變成現實,金國威和伊麗莎白讓觀眾有機會全方位的了解亞歷克斯,在影片的最后20分鐘,一起見證他登頂酋長巖的奇跡。

 

面對極限運動者,有人嗤之以鼻,有人推崇備至,有人付諸行動,更多的人心存疑惑:“因為熱愛、因為夢想,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看看《徒手攀巖》吧,你會找到自己的答案。


文/未什默

巴黎圣母院
恐怖

巴黎圣母院

文豪雨果經典著作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少女情挑兩帥男

菊扁豆
經典

菊扁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致命的一擊
動作

致命的一擊

新任局長出師晦气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讓子彈飛》川話版
劇情

《讓子彈飛》

三影帝爆笑飚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