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檔混戰太精彩!成龍周星馳攜新作第11回大PK

時間:2019.01.23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阿蒙


1905電影網專稿 今年即將開始的電影春節檔,無疑是一發大招。

 

直至今日,距大年初一尚有近半月時間,春節檔電影的預售累計票房已近2億人民幣。隨著各家宣傳持續發力,電影市場直至春節長假后,勢必更加“腥風血雨”。


事實上,今年春節檔還有另一主題,即是中生代與老牌巨星的PK。

 

前者有吳京黃渤沈騰王寶強韓寒寧浩等,后者只有兩員,成龍周星馳


成龍作品vs周星馳作品


近兩三年,內地中生代崛起速度空前,二三十億票房層出不窮,但論資歷,成龍與周星馳才是華語電影春節檔的“宗師”級人物!

 

話說20年前,即1999年香港春節檔,周星馳與成龍分別上映《喜劇之王》《玻璃樽》,比起前者過往的無厘頭幽默及后者過往的動作大片,簡直不要再“文藝”!


《玻璃樽》和《喜劇之王》


而且身為巨星,兩人當年不僅為了賀歲,更肩負救市責任,于上映前舉行“反盜版”記者會,決定于2月13日同時公映。


甚至拍攝期間,兩人還互相在對方片中客串。比起近年愈發激烈的春節檔廝殺,無疑更有意義得多。


周星馳客串《玻璃樽》


最終《喜劇之王》脫穎而出,以2985萬港幣票房,打敗成龍2754萬的《玻璃樽》,成為99年香港年度票房冠軍。

 

當然,這更不是“龍星”首次碰頭——事實上,從香港到內地,兩人今年已是第11次在春節檔交手

 

勝負幾何?為啥兩人對春節檔有如此情結?

 

春節票房PK宗師:成龍&周星馳

 

眾所周知,“賀歲片”與“春節檔”之說源于黃金時代的香港電影。但至70年代,最賣座的港片不是暑期即是年底公映,畢竟春節大家都忙著串門贺年,哪有空看電影?

 

1980年2月9日,即大年初一前一周,正當紅的成龍推出自編自導自演的功夫喜劇《師弟出馬》,竟破天荒在香港取得1103萬港幣票房,成為香港有史以來首部“千萬電影”。



除了武打和喜劇,從影片海報到場面都突出了“舞獅”元素,《師弟出馬》的合家歡屬性不言自明。

 

如此轟動效應,不僅是成龍的突破,更讓全港的影院和片商察覺:春節可能是全年觀影的黃金檔!


《師弟出馬》劇照


結果翌年開始,每年香港都會在春節時期推出不止一部的“賀歲片”,同場競技,法寶齊出,觀眾過年看得嘖嘖稱奇,不亦樂乎,也造就了一系列票房紀錄。

 

令人驚嘆的是,整個80年代的香港票房冠軍,竟有8年來自春節檔,而且有7年打破了香港中外電影票房紀錄,影響深遠可見一斑。

 

當中地位最穩固的就是成龍,在于港片黃金時期,香港人一度把全盒、紅包和成龍統稱為“賀年三寶”,即過年時一定會去看成龍的電影。

 

換句話說,成龍正是香港賀歲片的“祖師爺”!


1985年春節檔《福星高照》


1991年,是成龍九十年代首次登陸春節檔,作品是《飛鷹計劃》。同一時期,去年剛憑《賭圣》掀起喜劇風潮的周星馳,也首次以《整蠱專家》加入戰團,自此開啟“龍星”的春節大戰。



最終,《飛鷹計劃》以3905萬票房戰勝3139萬的《整蠱專家》,贏得該年春節檔賣座冠軍。成龍先拔頭籌,風光依舊。

 

成龍猛片突圍,固然財大氣粗。但《整蠱專家》從概念到上映,身為編導的王晶只花了五周時間,徹頭徹尾的趕工速制,不想票房也過3000萬,可見星爺當時號召力有多強。

 

開了先例,怎么能停?

 

92年香港春節檔,“龍星”又分別以《雙龍會》《家有喜事》出戰。前者拍了一年多,后者只拍了13天。



更讓人難忘是,兩部戲上映之前,“意義”已先聲奪人。


前者是為“香港導演會”購買會址而拍,除了全香港大群導演集體演出,還運用電腦特技,拍出“兩個成龍”的視覺效果,在當時的香港電影來說,可謂罕見。


“兩個成龍”


但后者更傳奇!

 

《家有喜事》剪片期間,竟被蒙面劫匪闖入剪輯室,企圖搶走底片,堪稱電影史首例!

 

好在最后搶走的只是沖印出來的毛片,但“劫底片案”曝光,影圈上下震怒不已,隨即于92年1月底發動“演藝圈反暴力大游行”,抗議黑社會染指港片,無形中也帶起了《家有喜事》的公眾熱度。


《家有喜事》


       結果,《家有喜事》以星爺號召和事件話題雙管齊下,春節檔票房高達4900萬,是90年代香港第一部破中外賣座紀錄的春節檔電影。

 

作為老板,黃百鳴在開拍前為邀星爺出演,給出800萬的天價片酬,本來還有點“心痛”,但横眉睹此景,實在大呼“值當”!

 

相比之下,成龍的《雙龍會》票房3223萬港幣,位居年度票房第九,難免“遜色”了點。沒辦法,誰讓92年是空前絕后的“周星馳年”呢?大哥也得讓賢啊!


《雙龍會》


但剛踏入93年,春節檔“龍星大戰”就再出變數。咋回事?

 

去年星爺助力甚大的《家有喜事》,再次掀起“群星賀歲片”的票房熱潮。


結果今年黃百鳴照辦煮碗的《花田喜事》,就以3548萬票房,戰勝同檔期成龍3076萬的《城市獵人》,及周星馳2577萬的《逃學威龍3之龍過雞年》,登頂冠軍。



成龍連續兩年失去香港春節檔霸主地位。周星馳也欠好過,《龍過雞年》相比《家有喜事》票房下滑很大,甚至有輿論直言“周星馳時代結束了。”

 

我們還能看到“龍星”春節PK嗎?

 

能!

 

94年,成龍祭出《醉拳2》,周星馳出動《破壞之王》。這是兩人首次以“打戲”聚首春節檔。



這次,輪到成龍谷底反彈。


《醉拳2》以4071萬港幣票房,打贏周星馳3691萬的《破壞之王》,連帶雙周一成的另一“周”:周潤發的3703萬的《花旗少林》也不敵成龍。

 

事實上,這也是“雙周一成”迄今為止,最后一次在春節檔同場PK,“王見王”的結果,終以成龍奪冠告終。

 

成龍奪回“大哥”寶座后,不僅未就此滿足,反而越戰越勇。


《醉拳2》


香港春節檔“龍星”大戰,形勢全面逆轉!

 

95年春節檔,成龍的《紅番區》與周星馳的《大話西游之月光寶盒》同日上映,前者以5691萬港幣刷新香港電影票房紀錄,后者則遭到輿論批評,甚至上映時因只播了上集,完片后影院觀眾噓聲四起,最終票房只有2509萬港幣。



當時香港院線慣例,如果片子票房不睬想,就要“cut畫”,即提前下檔。


那年,周星馳兩部《大話西游》在春節期間前后腳上映,但映期都因票房而縮短,累計票房4600萬港幣,比《紅番區》還少了1000萬。


《大話西游之月光寶盒》


這是90年代“龍星”春節PK以來,票房差距最大的一戰!

 

但《紅番區》只是讓成龍香港春節火爆那么簡單嗎?


《紅番區》


當時,內地觀眾對春節觀影并無興趣,影院通常大年三十就結束營業,直至年初三才重新開門,更別說“賀歲片”與“春節檔”市場。

 

結果,《紅番區》恰好以第一部“賀歲片”概念,于春節登陸全國。上映前,院線經理還做了動員工作,讓影院工作人員加班賣票,引致怨聲載道,“春節放電影哪有人看....


不想,《紅番區》用平均2元一張電影票價,在內地創下了9500萬人民幣的驚人票房,位居年度票房第二名。當時的媒體報道筆下,奇觀連連:


當時媒體的報道


可以說,《紅番區》開啟了內地“賀歲片”的概念,也將“春節檔”從一片“灰”變成黃金檔。


直至1997年,成龍的三部華語大片在春節檔大賣后,才觸發了《甲方乙方》的問世,直至后來的年底賀歲檔形成規模...

 

那幾年,“元旦看葛優,過年看成龍”,是內地觀眾過年觀影的首選。追根溯源,成龍的開創地位,實在無人撼動。


《警察故事4》登陸1996年春節檔


內地加入春節檔,香港也未閑著,畢竟那才是“龍星”的主戰場。

 

96年春節檔,成龍的《警察故事4:簡單任務》以5751萬港幣,戰勝星爺3605萬港幣的《大內密探零零發》



在內地,《簡單任務》改名“白金龍”上映,成為內地票房時代以來,第一部獲得票房年冠的華語電影。當然,也是第一部獲得票房年冠的春節檔電影。

 

成龍的賀歲大片,自此達到新巔峰!

 

但96年的周星馳也纷歧般。那年他成立了“星輝”電影公司,先以創業作《食神》跨年賀歲;97年春節檔,他又再跟黃百鳴合作,推出《97家有喜事》,重振招牌。



此時,星爺片酬達到破天荒的1500萬港幣!

 

長達兩個月的“賀歲”周期,《食神》票房4086萬港幣,《97家有喜事》4016萬港幣,星爺在經歷數年的賀歲低潮后,成功回勇。

 

遺憾的是,當年香港春節檔及全年的華語票房冠軍,還是成龍的《一個好人》,票房4542萬港幣。




 1998年,是“龍星”90年代最后一次以商業招牌聚首春節檔。最終《我是誰》以3885萬港幣,再勝2773萬的《行運一條龍》。



《我是誰》也是成龍90年代在內地春節檔的最后輝煌,票房8000萬人民幣,年度總票房季軍。99年開始,《玻璃樽》內地票房2000萬人民幣,顯然及不上馮小剛的賀歲片了。

 

總之,光在90年代香港,“龍星”相聚春節檔已持續整整9年。他倆才是華語片春節PK的開路大旗手!


《我是誰》


新世紀后,華語片戰場從香港移入內地,“龍星”春節檔PK暫告一段落。

 

但若說成龍90年代在內地開啟春節檔,新世紀春節檔復熱,就是周星馳的功勞。

 

2013年大年初一,《西游降魔篇》一騎絕塵,創下單日過億的新紀錄,最終票房高達12.46億人民幣,位居該年票房總年冠。



寂静十多年的春節檔,自此逐步取代年底賀歲檔,成為華語片的“兵家必爭”之地!

 

2016年,周星馳的《美人魚》創下33.9億的歷史票房紀錄,春節檔的觀影價值達到新的頂峰——換句話說,若無《西游降魔篇》和《美人魚》,近三年春節檔不會達到這樣頂級的市場地位。



期間的2017年春節檔,“龍星”也第一次在內地交鋒。最終成龍的《功夫瑜伽》以17.5億票房,擊敗周星馳加徐克16.5億票房的《西游伏妖篇》



原來,這只是“龍星”內地春節交手的開始。

 

“龍星”新片“看什么”?


先前兩天,周星馳的《新喜劇之王》和成龍的《神探蒲松齡》先后發布終極預告。看點而言,受眾已是清晰明確。


前者以跑龍套在異鄉的辛苦與血淚出之,一句“什么是命?這就是命!”


不僅瞬間勾起觀眾對小人物的觸動與共鳴,與家人的矛盾、和解而至團圓,更擊中春節從返鄉過年民工,到仍在一線奮戰的各行業工作者,甚至大學畢業后初入社會,或為考研驰驱的年輕人等群體。



可見我們過往看周星馳電影,都是“笑著笑著就哭了”,今年星爺從他堅守至今的“跑龍套”故事出之,相信已開始讓我們體驗“哭著哭著就笑了”的滋味。

 

所以,《新喜劇之王》以橫店少女龍套從低谷到逆襲的故事為主線,對年輕群體來說,共鳴與觸動非一般強。



至于后者,雖是成龍過往甚少涉獵的古裝題材(何況還是首次演捉妖戲),但作為今年唯一的合家歡題材,也可謂熱熱鬧鬧、喜氣洋洋。


加上穿插阮經天鐘楚曦的魔幻愛情,對情侶觀眾來說,也是一個別具吸引力的賣點,畢竟從同檔期其他影片横眉前的物料來看,顯然“親情”與“友情”居多,“愛情”反而甚少。



更重要是,春節乃全民觀影之時,即便劇情簡單,卻更適合家庭觀眾,兒童看怪獸賣萌的同時,家長也能看成龍的喜劇武打,加上成龍在中老年觀眾群里也很有號召力,可以預見,《神探蒲松齡》在春節期間,或是很多家庭觀眾的主動選擇。



但無論如何,比起成龍如《大兵小將》《天將雄師》和《功夫瑜伽》,周星馳如《西游降魔篇》、《美人魚》和《西游伏妖篇》,今年春節檔,兩人都以分歧先前的題材與風格登場。


正如20年前,動作大片和無厘頭久了,《玻璃樽》與《喜劇之王》也有觀眾捧場,這也是“龍星”在大戰之余,仍连结著對電影的誠意吧。

 

至少,我都期待。


文/阿蒙

巴黎圣母院
恐怖

巴黎圣母院

文豪雨果經典著作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少女情挑兩帥男

菊扁豆
經典

菊扁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致命的一擊
動作

致命的一擊

新任局長出師晦气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讓子彈飛》川話版
劇情

《讓子彈飛》

三影帝爆笑飚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