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緣起》口碑票房逆襲 追光動畫要翻身了?

時間:2019.01.17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達達先生


1905電影網專稿 《白蛇:緣起》是追光動畫的第四部長片。横眉前,影片上映五天,在扁豆瓣上的評分達到8.1分,票房也有6545萬入賬。


在經歷了《小門神》《阿唐奇遇》《貓與桃花源》三度折戟后,成立6年的追光動畫似乎終于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與前三部作品相比,《白蛇:緣起》有何優勢,對于國漫發展又有怎樣的意義?


我們請來影評人達達先生與大家聊一聊:


“追光”之緣起,“白蛇”是重生

文 / 達達先生


科幻片和動畫片,可能是中國電影崛起進行時過程中,創作者抑或是影迷們心中的兩大執念。于科幻片而言,這一類型是一個國家電影工業發展水平的集大成者。


而之于動畫片,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或許在于在動畫電影曾經在中國電影史的分歧時期,畫下過濃墨重彩的筆觸。


《大鬧天宮》劇照


從萬氏兄弟的《大鬧畫室》開始,《鐵扇公主》、《大鬧天宮》、《小蝌蚪找媽媽》《神筆馬良》、《天書奇談》等等,皆是幾代人眼中的動畫經典。


即便在上世紀末中國電影轉型的陣痛中,依然也有如《寶蓮燈》這樣的制作問世,但《寶蓮燈》似乎也成了一個轉折,良好的口碑、凄慘的票房,似乎預言了21世紀中國動畫電影的坎坷道路。



顯然,近20年的時間來,中國動畫佳作甚少,大量的動畫電影瞄準兒童群體,從技術到故事層面都乏善可陳,但往往因為兒童觀眾的特殊性以及檔期等原因,票房佳績很多。


當然也偶有口碑之作,如《魁拔》系列,雖然在一定水平改變了中國動畫電影的低齡傾向,但在市場上卻折戟。如《大圣歸來》《大護法》等成為一時熱點現象而且商業口碑雙豐收的作品,實屬罕見也無法成為可借鑒的類型參考。


《大圣歸來》劇照


追光動畫的成立,也正是在這樣的布景之下。2012年底,王微離職自己親手創辦的土扁豆網,宣稱會與大家在“下一個有趣的夢里再見”。


2013年,這個“有趣的夢”進入人們的視野,追光動畫正式成立,横眉標是成為“中國版的Pixar”,三年內做出世界水準的作品。當時王微曾向記者透露,自己已經手握數千萬美金的投資,支撐自己和中國動畫電影再度圓夢。


王微


2014年,王微親自指導的《小夜游》以短片形式進入國人視野,這是即將上映《小門神》的番外篇,盡管技術上的進步讓影迷們看到了希望。


但更多的評價則指向了故事、人物的平淡、缺乏特色,以及讓人浮想聯翩的對小黃人的模仿。但即便如此,人們對追光動畫的首部長篇作品《小門神》仍然充滿了期待。


2016年,歷時29個月制作,僅制作費用就高達7000萬的《小門神》終于上映。


這是部關于“神仙”的故事,但背后也的確有各路神仙,投資方、發行方都是中國電影業的實力派,再加上追光動畫在資本市場上的融資,讓《小門神》看上去具備成為爆款的一切實力。


實際上,國產動畫電影似乎前路可期,《大圣歸來》近10億的票房成績,讓追光動畫和王微本人都滿懷期待。但最終,《小門神》的票房成績僅有7866萬。



在當時國產動畫的技術水準下,《小門神》畫面質量問題不大,一些場景的營造極具大片風格,但劇情架構上的問題,則讓嘗試籠絡成人觀眾的《小門神》再度陷入俗套、低齡的指責。


追光動畫接下來的作品《阿唐奇遇》和《小門神》的問題如出一轍,主打民族風和情懷,技術上做到最佳,但故事層面仍然缺乏吸引力。



《貓與桃花源》將追光動畫的短板流露得更加明顯,仍然停留在看上去很美的層面,自然,兩部作品在市場上所激起的漣漪就更是小的可憐。


追光動畫前三部作品的共同特征,就是導演和編劇都是王微,可以說技術層面之外,故事文本都是王微的個人化表達。但王微懂動畫嗎?似乎其实不。他曾坦然說過,自己是學技術出身,對動畫片、電影其实不了解,只是一個普通觀眾。



懷抱著誠意和推動中國動畫進步的一腔熱血,王微踏上了征程。


《小門神》的創意來自于王微在泰國的旅行,而為了呈現出自己想象中的仙山畫面,技術創作人員不克不及不消9個月的時間進行創意和設計。


而技術人員對王微的劇本,似乎也有苦難言,影片跨越了四個季節,還有140多個角色,這意味著同一個角色在分歧季節要有分歧的造型,對技術人員而言,這便意味著更多的模型打造。


最終,103分鐘的《小門神》據稱創作過程,在各個環節共產生了超過10萬個創作版本。



為了讓《阿唐奇遇》中的機器人小來貼切地體現出機器人的整體感覺,追光動畫耗時3年讓其符合機器的精密感覺,王微本人對此也非常自豪,認為如果有技術公司感興趣,完全可以依照影片中的設計和細節制作出來。


顯然,理工科出身的王微十分重視對某些特定細節的打造,這種看上去有些吹毛求疵的較真態度,既玉成了追光的作品,同時也成為一種桎梏。


在合家歡和吸引成年粉絲中搖擺不定,技術上的精致追求和對劇本故事的粗糙打磨,創作理念、野心和整體實力之間的沖突,都成為追光動畫前三部作品失敗的重要原因。


眼下,《白蛇:緣起》似乎可以成為一個轉折點。


相比起來,《白蛇:緣起》整體拋開了兒童群體,蛇魔鬼怪的形象設置自己具有對兒童的排斥,影片中更是加入了一些性感和親密戲的場景,嘗試展現白蛇作為少女性的美感。



這種定位讓《白蛇:緣起》有了更多的言說可能,可以專注于提升影片的整體品質。于是流行的中國風在影片中變得更加唯美,很多傳統元素的使用也充滿了創作者的匠心,國師、白鶴等的設計,永州城的典故,邪魅的狐妖等等。


讓《白蛇:緣起》看上去更高級、更有質感,也更有資格成為當下動畫電影中民族風的代表。


如果僅有這些其实不足夠,追光動畫在幾次敗仗,强逼其更重視《白蛇·緣起》的故事架構。


影片拋開了觀眾所熟知的白素貞化為人身尋找許仙,并由斷橋相遇而來的一系列故事,而是另辟蹊徑回到了二人五百年前的“緣起”之時,起爐灶講前史,這也給創作者提供了相當大的發揮空間。



讓這一切成為可能的,部分要歸因于王微主動退出了主創團隊,將編劇和導演的職責都交付予他人。


導演黃家康、趙霽其實是追光動畫的老人,前者是動畫總監,后者則是剪輯師,共同見證了追光這幾部作品的誕生過程。顯然,專業的事情還是要交給專業的人。


王微(左二)與導演黃家康(右二)、趙霽(左一)


《白蛇:緣起》仍然還有著國產動畫難以避免的一些問題,好比一些宏大場景看上去很漂亮,但人物的動作尤其是面部脸色,往往看上去其实不自然。


故事上經不起推敲的地方也有很多,好比角色和情節突兀的轉變,風格上的割裂等等,都是追光需要在下一部作品中需要注意的地方。但不管怎樣,追光動畫和《白蛇:緣起》的這步棋應該是走對了。



眼下影片口碑發酵,上座率和票房成績逐日提升。國產動畫要發展,需要有引路人和突破者,追光似乎不自覺地承擔了這一重任。


從《大圣歸來》到《白蛇:緣起》,國產動畫的進步不成謂不大,但真正要形成巨大的力量尚需時日。


除了如追光這般不斷追求技術上的精進之外,故事文本自己的精致雕琢,能引發觀眾共鳴的情感輸出,對民族文化的深刻挖掘以及與時俱進的價值表達,似都是需要提升的方面。



也許正如80年前萬氏兄弟所言,“要使中國動畫事業具有無限的生命力,必須在自己民族傳統土壤里生根。”但民族傳統絕不料味著吃老本和不思進取,而應當充滿現代和新意。


《白蛇:緣起》片尾曲對《新白娘子傳奇》經典歌曲的取巧改編,是以為例。


文/達達先生

黃飛鴻之南北英雄
動作

黃飛鴻之南北

一代大俠再續經典

火影雄兵
冒險

火影雄兵

火災場上沖鋒陷陣

血戰漫川關
戰爭

血戰漫川關

軍情緊急命運關天

捍衛者
劇情

捍衛者

英雄許國没必要相送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邊境風云
犯罪

邊境風云

孫紅雷戀上王珞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