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硯輝:我演戲就是演人 其實壞人自己覺得是好人_專訪_電影網_ozwitch.com

時間:2019.01.10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馬夋
品道王硯輝:演戲就是演人 曹保平拿我當“實驗品” 時長:07:13 來源:電影網

品道王硯輝:演戲就是演人 曹保平拿我當“實驗品”收起

時長:07:13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剛進采訪間,王硯輝正在接受另一家媒體的平面拍攝。一旁工作人員用燈給他的臉打光時,讓他看鏡頭,眼里的那個狠勁,就像是《光榮的憤怒》中的熊老三站在現實中;但沒一會兒,他自己就破功了,笑起來的那瞬間,和以往電影角色都纷歧樣,溫柔,像身邊的前輩,同時,還帶著一絲反差萌。



恰好,這種反差對應著他在新作《“大”人物》中的表現。



過往的作品中,王硯輝大多飾演的是反派角色,但這一次在《“大”人物》中,飾演了一位刑警隊隊長,不僅形象正面了很多,而且也變得更“萌”了,幾乎承包了電影中所有的笑點。



然而,王硯輝自己還沒來得及看成片,對于觀眾這次的看法,自己也是有些許疑惑。

 

“演壞人的話,我特別明白自己的寬度在哪里。但這次(演好人)其實挺忐忑的,如果還行的話,那我以后多嘗試這樣的角色了。”

 

在私下溝通的時候,工作人員都叫他王老師,加上平時對他各類反派角色的定性,小電君初始還略有擔心,怕在采訪中露了怯。沒想到,王老師特別親切,像極了忘年交,聊到興起時,恨不得能和你把酒言歡,還直接對小電君放話,“有空我們玩一下,喝喝茶,聽聽音樂,聊聊天。”



其實,王硯輝,這個名字對于部分人來說,似乎有些陌生,但是看到那張臉,立馬就能反應出,“他啊,我知道,他演過那部電影。”

 

他被很多人稱為“知乎的演技之神”,在知乎中隨便一搜,都能跳出很多高贊的話題或者答案。其中,話題討論“演員‘王硯輝’演技到了什么水平”,其中有條回答特別有意思,“我還以為是真真正正的殺人犯。



這個評價說的是他在《烈日灼心》中的表現,而這不就是周迅口中,最想成為的“紀錄片式演員”嗎?


01.

 

在《“大”人物》之前,王硯輝在大銀幕上的人物形象,大多沒有那么正面。

 

他剛在《無名之輩》里,飾演躲債惹來一身腥的高明;在暑假的《我不是藥神》中,他是想盡法子從徐崢手里,搶生意的假藥販子“張院士”;早些年,在《烈日灼心》里,差點把鄧超郭濤一伙人“坑死”,甚至還在《李米的料想》里,搶過周迅的出租車。



但對于王老師來說,其實其实不是如此。“我其實把壞人當好人演的”。

 

“我每次在準備角色之前,就你們所說的壞人時。我盡量要找這個人物的合理性。而且去研究他的前史是什么,他為什么去做這個。我覺得每個人在犯錯誤的時候,他們不會覺得自己在做壞事吧。”



雖然每次演出的時候那么具有信心,可是王老師自己坦言,“其實每次拿到角色的時候,我內心都還是很忐忑的。”

 

導演五百找到他的時候,其實希望王硯輝飾演電影中那個跳樓的父親,不過,最后正式拍戲的時候,導演卻讓他演了現在的角色。“其實到現在,我都還蠻想演那個父親的角色”。他對角色有自己的想法,父親那個角色雖然戲份會更少,但是在他看來,厚度會更重。



眾所周知,電影《“大”人物》改編自韓影《老手》。剛拿到劇本時,導演希望他能先去看一遍原版電影《老手》。結果直到電影上映前,王硯輝都沒去看。

 

我不希望自己被其他演員的詮釋影響。我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其實我會調動自己的資源庫,把生活中遇到過的人,以及自己對生活的感悟都放在這個人物上。



非论是什么角色,王硯輝都覺得自己占了很大的廉价——就是生活閱歷。“我一直認為男演員到了我這個歲數時,必定會有一些閱歷。你的戀愛、失戀、生孩子或者是家里出點事,各種東西讓一個小伙子慢慢地變成一個有點味道的男人。”



“其實演戲,是要演人,要演人性。”王老師的演戲態度特別明朗,“不管好人還是壞人,你最重要是讓觀眾明白,他做的這些事情都是合理的。你自己有了底氣之后,觀眾才會相信你。”

 

02

 

成熟,是王硯輝最大的魅力。這個魅力成為了他如今在演戲路上殺傷力最強的“魔法攻擊”。

 

但是,這也是他一路走來,沉淀下來最珍貴的東西。

 

高中畢業時,有幾個同學喊他報考云南藝術學院。雖從未想過以演員為職業,但還是被推向了考場。因為普通話達標,喜歡體育協調性也好,不會唱歌跳舞的他,居然被錄取了。



和其他陪朋友考試誤入演藝圈的藝人分歧,王硯輝一開始就好像和這個圈子無緣。

 

 “以前年輕剛開始演戲的時候,想火,想著能看見各種驚呼,現在一點都不想了。”王硯輝談著年輕時候的想法,笑得特別開心,似乎對過去的自己帶著一種玩笑。但那時候影視圈商業化的趨勢抬頭,不肯過多交際的他怕在北京失去自我,還是回到了安穩的云南。


2007年,曹保平導演帶著《光榮的憤怒》劇組去云南,“當時干電影電視的不成能在云南找主要演員,都是在北京組好盤子帶過去。然后曹導說你試一下,其實我挺沒自信的,我說我試一下,你覺得可以就用,不成以就算了。”結果才一半,曹保平就催著他簽合同了。



那會兒,剩下的角色也不多了。只有“熊老三”這個角色留著,可是一直出演正面角色的王硯輝,一開始對熊老三這個惡貫滿盈的村長角色,多少有些排斥。

 

在經過內心的掙扎后,王硯輝突然一想,“熊老三為什么一定就是壞人呢?他做那么多惡事,其實都是在保護三兄弟,也在保護自己呀。”

 

帶著這種情緒,王硯輝把熊老三這個角色演得入木三分,并拿下了當年的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男配角。實際上,那會兒王硯輝已經拿遍了中國戲劇類的獎項,但是電影類獎項,這是第一個。



03.

 

“曹保平御用演員”,這或許是王硯輝身上最為人熟知的標簽。

 

從《光榮的憤怒》開始,王硯輝便和曹保平結下了緣分,次年兩人又合作了《李米的料想》,后續的《烈日灼心》、《追兇者也》,甚至是未上映的《她殺》,都有王硯輝的身影。



某種水平上,王硯輝也成了曹保平作品的符號,或者說,曹保平已經離不開王硯輝了。

 

“拍《烈日灼心》的時候,老曹突然給我打了電話,說你在北京嗎?快來給我客串一場戲吧。我就過去了,拍了2個小時就結束了。”就用了一個下午拍完后,王硯輝和曹保平都沒想到最后這一段戲就爆了,“其實真的就是碰巧,如果換給別人演會是什么樣子,我也不知道。這個就是有它的必定性,也有偶然性。”



雖然每次戲份都不多,但是只要曹保平一句話,王硯輝都會立馬參與,“他要讓我演這個東西,不管他給我一個鏡頭,或者一場戲,這是對我的信任。其實,我覺得也挺慌的,老怕演欠好。”

 

“有時候我都覺得他拿我當實驗品,探尋一個演員還能夠寬到什么地方。我們上次拍戲就是,‘你能不克不及這樣子來’,我說你要求太高了。我覺得這個過程,真的就是痛其实不快樂著。有時候害怕,但是你完成之后,你那種快感特別強烈。”

 

04

 

如今,除了曹保平,王硯輝和越來越多的導演開啟了合作,但是細看下來,多是在他的朋友圈內打轉。

 

《我不是藥神》《幕后玩家》,或者剛拍完的《熱帶往事》,多是和寧浩徐崢在《心花路放》合作后,留下的情分。“其實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不過我們私下有空也會經常在一起,喝酒啊,聊天。可能覺得我們有共同的審美認知吧。”



但在拍《心花路放》時,他還曾一度因為自己覺得只是個地方小演員,而不敢見寧浩。如今,寧浩新作《瘋狂的外星人》里,王硯輝也還是客串了一個角色。

 

如今,王硯輝慢慢被更多導演發現,紛紛找上門,“挺慚愧的,現在都沒有時間休息陪孩子了。”



戲外,王硯輝一直給自己的定位是,老苍生,“有時候我胡子都不刮,喝喝茶,有時候聽聽音樂,或者看個電影。其實,我也要生活,尤其陪陪家人。”



如今,將近知天命之年的他,心態放得很平,空間之余,偶爾關注一下圈內的事情,在接劇本的時候,越發追求內容本質,把自己放在“演員”的位置上。

 

對他來說,這種心態最好的回報,大概就是,“現在觀眾看到我的名字,真的就會買票了嗎?那真的太好了!”

攝影/剪輯:喵老師 采寫/馬 夋

龍藏深泉王隱林
動作

龍藏深泉王隱

功夫大師為民除害

來電狂響
劇情

來電狂響

話題喜劇爆笑賀歲

菊扁豆
經典

菊扁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我不是藥神
劇情

我不是藥神

警世良片神級演技

神話
動作

神話

成龍金喜善跨世戀

越光寶盒
喜劇

越光寶盒

眾星上陣惡搞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