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的禮物 揭秘《小豬佩奇過大年》電影的誕生

時間:2019.01.03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小電君

1905電影網專稿 在近日各大網站評選出的2018年度熱詞中,“小豬佩奇”頻頻上榜,熱度居高不下。另一邊,一部名為《小豬佩奇過大年》的動畫電影也進入最后沖刺階段。這部小朋友的電影即將于大年初一與中國觀眾見面。


《小豬佩奇過大年》“鬧新春”版海報


在影片曝出的預告中,朱亞文劉蕓歸亞蕾方青卓等實力派演員悉數登場,用講故事的形式巧妙地將小豬佩奇動畫穿插其中,既连结了佩奇動畫簡單快樂的風格,又充滿了濃濃的中國年味兒。


這種真人與動畫結合的創新模式不僅為低幼的孩子帶來了互動式的觀影體驗,充分滿足了家庭觀影的需求,對于整個動畫電影行業而言,也是一次全新的探索和突破。這也是《小豬佩奇過大年》面對春節檔其他影片和動畫電影的一大競爭優勢。


這部由阿里影業和英國Entertainment One(簡稱eOne)攜手打造的動畫電影將如何把中國傳統節日文化與“佩奇”這一國際大IP有機結合,又為什么會采取真人結合動畫這一全新模式,在競爭白熱化的春節檔中又將如何贏得一席之地?


帶著疑問,1905電影網專程采訪到了《小豬佩奇過大年》的制片人魯巖和導演張大鵬,深度解密電影背后的創作故事。

 

導演張大鵬(左一)、制片人魯巖(右一)


冷靜面對“佩奇熱” 尊重動畫原有風格

 

近幾年以來,阿里影業陸續與海外多個優秀IP達成版權合作,“小豬佩奇”正是其中之一。據制片人魯巖介紹,阿里影業與英國版權方eOne之間的溝通可以說是一拍即合,達成合作的過程非常順利。

 

一方面,阿里影業將這次合作視為促進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契機。希望通過孩子喜聞樂見的動畫IP讓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得到更好的傳承;另一方面,英國版權方也十分看重小豬佩奇在中國龐大的粉絲基礎,希望依托阿里文娛生態系統的優勢,拓寬中國市場,為中國家庭帶來特殊而難忘的觀影體驗。


《小豬佩奇過大年》劇照


2017年,中英兩國的創作團隊開始籌備劇本內容,18年正式投入制作。所以說,在2018年上半年“小豬佩奇”火爆互聯網之前,電影計劃早就提上日程。

 

制片人魯巖暗示,這波計劃之外的熱點不會改變影片原有的調性和創作團隊填補低幼動畫電影市場空白的初心,“我們非常尊重佩奇原有的風格和針對低幼孩子的品牌內容策略,我們也尊重網絡上的這種喜愛,但不會去刻意借用這些熱度上的關鍵詞。”


真人+動畫  創新互動式觀影體驗


《小豬佩奇過大年》采取真人結合動畫的模式,在國內尚屬首例,讓人耳横眉一新。據制片人魯巖介紹,這一模式在英國原版中早有先例。

 

其創意來自于小豬佩奇全球品牌運營之父奧利維爾·杜蒙特。2017年,小豬佩奇IP的大銀幕首秀《小豬佩奇電影初體驗》采取的正是這種真人與動畫交叉互動的呈現形式。“這是他們已經在建立的東西,我們只是在內容本體上有所發展和創新。”魯巖說。

 

《小豬佩奇過大年》中的“一家人”整整齊齊過新年


在制片人和導演看來,這種“真人+動畫”的呈現形式帶來了一種全新的“體驗式”觀影模式,再加上歡樂活潑的歌舞形式和80分鐘的時長,更符合節假日家庭的觀影需求和觀影習慣。

 

“小豬佩奇的受眾年齡基本在3到5歲,國內會更廣一些,大概3到10歲。低幼兒童在觀影時不是特別可控,很難像成年人一樣安安靜靜地欣賞一部90分鐘甚至更長的電影,但家長又希望能在特定節日里陪伴孩子觀影,基于這種矛盾,英國版權方才開發出這種真人結合動畫的模式,這也是我們做這件事的初心。”魯巖解釋道。

 

爺爺李大光和奶奶方青卓


“同樣的內容,大人跟孩子可以從中得到纷歧樣的東西,各取所需。小孩可能聽不懂有些臺詞的意思,但那種快快樂樂,唱唱跳跳氛圍會讓他覺得很開心。對于家長而言,寫實幽默的劇情和人物關系,會讓他們產生共鳴,有所觸動。”導演張大鵬說。


魯巖透露,在片方先前組織的試映活動中,這種真人與動畫相結合的創新模式也收到了家長和孩子的積極反饋,“歌舞出來的時候,孩子會跟著一起拍手,一起跳舞;有些家長會在電影里看到自己的影子,被合家歡的氛圍感動。”

 

“媽媽”劉蕓劇照


此外,主創團隊在真人演員的選擇方面也十分用心。小豬佩奇的家庭是典型的英式家庭,對應的真人部分也是傳統的三代同堂的中國家庭。制片人透露,符合角色定位是他們選擇演員的首要標準,“我們選取了最典型的,中國家庭的優秀代表。”

 

好比,飾演“爸爸”的朱亞文在現實中就是一位超級奶爸,“媽媽”劉蕓更是在初次見面時就與制片人聊了四個小時的帶娃心得,“所有的演員,首先他們演技都非常好,善于在小細節中詮釋人物。另外,他們生活中真實的狀態也與角色非常契合。他們想把這部電影作為送給孩子的新年禮物,這是所有主創的初心。”


“爸爸”朱亞文劇照

 

本土化  中國傳統文化融入國際IP


“小豬佩奇”作為一個擁有14年歷史的國際大IP,如何與中國傳統文化相結合,如何讓小豬佩奇“開口”講中國故事,成了擺在中英創作團隊面前的一大難題。


據制片人介紹,動畫部分的開發和制作主要由英方原班人馬操刀,以保證電影的原汁原味。但劇本框架、真人部分和后期剪輯仍由中方團隊主控,讓故事更加接中國的“地氣”,”我們逐漸加入了更多本土化的東西,尤其是真人部分,更加符合中國本土的社會形態和文化氛圍。“


佩奇和大家一起觀賞新年的焰火表演


由于文化差異,英方團隊在對中國傳統習俗的理解上難免存在偏差。好比,在最初的劇本中,春節“放鞭炮”被設定在了屋頂上,通過按鈕進行控制。“我們一看就說中國不是這樣放鞭炮的,現在很多大城市也不讓放鞭炮,這樣比較危險。”魯巖說,“最后劇本改成了在遠處的山上放鞭炮,還有老師親自去管理那些鞭炮,符合中國的現實,對孩子也有正向的引導。”

 

制片人魯巖坦言,在觀眾調研的過程中,團隊驚奇地發現很多孩子對于春節的傳統文化和南北方習俗差異的了解和熟悉水平還不如對國外的圣誕節,“我們想讓孩子通過這個電影更多地關注中國傳統文化,知道這就是春節,這就是我們中國人自己的節日。同時,我們也希望父母能在這部電影中找回自己小時候對于春節傳統文化的回憶和感受。”

 

佩奇和小伙伴學習制作“龍燈”


影片中關于年俗的展現和討論非常具體生動,細節設計也緊貼生活,好比過年應該回誰家,紅包應該由誰保管,三亞過年沒有年味兒以及南北差異帶來的包餃子還是包餛飩的討論等等。再加上奶奶和姥姥在一個屋檐下過年引發的黑暗較勁等幽默橋段的設計,在寓教于樂,激發孩子觀影興趣的同時,家長也能看得津津有味,感觸頗多。

 

更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不僅在內容上接足地氣,形式上也充滿巧思。導演和創作團隊創造性地想到用中國民樂嗩吶演繹耳熟能詳的小豬佩奇主題曲,還親自作詞將包餃子的過程寫成京韻大鼓版“說唱”。這些在“本土化”細節上的處理,主創團隊可謂下足了功夫。


影片在細節設計上年味兒十足


沒想到,這份濃濃的年味兒不僅打動了觀眾和主創,也觸動了來自異國他鄉的英國團隊,“拍剪窗花那場戲的時候,有一段方青卓老師配合民樂的演唱,當時來探班的英國監制特別感動,聽完就哭了。”導演張大鵬回憶道,“你會發現有些東西可以超出文化差異,讓你產生強烈的共鳴,這可能也是我們為什么喜歡佩奇的原因。”


家庭主題 合家歡輕喜劇回歸


一直以來,“家庭陪伴”都是佩奇動畫的核心主題。佩奇、喬治與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之間溫馨平等又幽默歡樂的家庭氛圍也是這一IP能超出國界贏得中國家庭喜愛的重要原因。


這一次的《小豬佩奇過大年》也著重延續了該系列的輕松風格和家庭主題,為小朋友量身打造,成為春節檔獻給孩子的”禮物“。


姐姐湯圓和弟弟餃子


導演將影片的風格定義為“合家歡輕喜劇”,“ 它不太像現在國內主流市場上的電影,反倒更像我們小時候的‘國民喜劇’。現在大家都追求重口味,追求惡搞爆笑,但輕喜劇纷歧樣,它的演員其实不是喜劇演員,不是那種句句話帶负担的,它更依靠這些小的人物關系,小輕松,小幽默讓你會心一笑,整個氛圍是很溫馨的家庭氛圍,愛是核心主題。這種類型在横眉前的市場上是很稀缺的。”

 

制片人魯巖也認為,當下國產片市場缺少真實反映中國家庭生活狀態,家人相處細節的合家歡電影,“我們想找回這個傳統,《小豬佩奇過大年》不僅僅是一個面向低幼兒童和全家觀影的電影,它更多的是在電影本體上去實踐一種新式的家庭電影。”


佩奇和伙伴們舞龍舞獅慶祝新年


面對與春節檔多部國產大片的激烈競爭,魯巖對《小豬佩奇過大年》的市場前景相當有信心,“我們是在為這個市場添磚加瓦,横眉前這樣面向低齡觀眾、體驗式的合家歡電影太少了。我們希望把中國年輕一代與時俱進的家庭氛圍和教育理念分享給全球觀眾,希望這部合家歡電影成為推動國產低幼電影發展的一次全新探索。這是我們的初心,也是我們在整個春節檔最大的競爭優勢。”


縱觀即將到來的春節檔,喜劇、奇幻、科幻、動作等多種類型大片來勢洶洶,《小豬佩奇過大年》這樣一部為孩子量身定制的誠意動畫像一股清流。影片真人與動畫相結合的模式有望為孩子帶來全新的互動式觀影體驗,國際知名IP與中國傳統文化的有機結合開創了本土化的一條新路,也將有力地填補低幼動畫市場的空白,成為行業內一次有益的探索和嘗試。

文/小電君

少女狙擊手
劇情

少女狙擊手

少女英雄的成長史

中國藍盔
劇情

中國藍盔

中國擔當守衛和平

菊扁豆
經典

菊扁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少女情挑兩帥男

斗牛
喜劇

斗牛

黃渤一人大戰奶牛

神話
動作

神話

成龍金喜善跨世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