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少女王、雙10億少女主 馬麗:不要撕我這些標簽!_專訪_電影網_ozwitch.com

時間:2018.12.29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柯諾
對話馬麗:扮丑不是喜劇,私底下我是一個小公主 時長:07:04 來源:電影網

對話馬麗:扮丑不是喜劇,私底下我是一個小公主收起

時長:07:04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私底下我是一個小公主,你這個反應,是嚇到你了嗎?”

 

不論是《夏洛特煩惱》里的彪悍主婦馬冬梅,還是在《羞羞的鐵拳》中和艾倫互換身體的馬小,馬麗總以“少女漢子”的形象在銀幕上出現。


馬麗的經典角色馬冬梅

 

在開心麻花的劇場里,她也經常飾演這類角色,好比《倒霉阿翔》里兇悍的東北大妞兒阿麗,《烏龍山伯爵》里的變性人酒吧老板馬麗蓮...“少女漢子开山祖师”絕非浪得虛名。

 

“小公主”這一面我們自然沒見過,她解釋這是要留給家人的。自今年4月宣布結婚,半年多來她還在享受著新婚燕爾帶來的甜蜜。至于演戲,她說不太愿意,更欠好意思演什么小少女人。


 

所以在新片《來電狂響》里,她饰演的韓笑仍然是一位外表強悍的少女性,只不過這回她不搞笑了,更少了招牌的魔性笑聲,觀眾還能習慣這樣的馬麗嗎?

 

“我不需要轉型,變美了是真的”


《來電狂響》改編自意大利電影《完美陌生人》,移植至中國做本土化改編,其中的重要一筆就是加入韓笑這個角色。

 

這個獨立干練的少女強人在職場上遭遇了上司的性騷擾,一場手機公開的大冒險游戲無意揭露了她的傷疤,也再度傷害了她。


 

這一次我就是負責代表這樣的少女性去說話” ,“她走進了一個極端的狀態,患得了抑郁癥,我希望通過這樣的角色可以幫助到這些朋友。”

 

帶著一副愛打抱不服的大姐大模樣,馬麗說接演這部電影的理由不過就是如此。


 

雖說私下有“小公主”的一面,韓笑的少女強人狀態和工作中的她倒是一致:少女生要想在職場上打拼出一番事業的話,少女強人和少女漢子其實是一個外殼,是一個保護層,我需要這個盔甲來保護我。


 

馬麗從小運動細胞好,跑步跑得快當了體育生,14歲改上藝術院校學習表演,孤身一人離家求學。當一個人在外面面臨所有的人和事,她袒露,也就慢慢鍛煉成了一個獨立自主的少女性。

 

后來成為一名喜劇人,她說這一路走來也受到過很多“欺負”,不是韓笑的那番遭遇,而是工作上的阻礙和壓力。


 

喬杉使勁地在片中抖负担,幾乎承包所有笑點,桌旁的馬麗卻不茍言笑,陷入苦情心事,不由會讓人發問:馬麗是不是要轉型了?

 

“郭芙蓉”姚晨《找到你》轉身文藝,“佟湘玉”閆妮改走都市少女性路線,以喜劇出道的她們都力求轉向更寬闊的表演領域,可在馬麗看來,她從不認為自己要轉型,“因為我是很多類型都可以,所以我不需要轉。

 

明星的標簽化是大眾的刻板印象,就像馬麗不會只把自己定義為喜劇演員:

 

“喜劇讓觀眾知道有一個少女演員叫馬麗,他們就認為你是喜劇演員,好像你接下來所有的作品都一定是跟喜劇有關系,但是我是個演員,演員自己你就是應該去塑造分歧類型的角色。

 

表演上無需轉型,可在生活上,馬麗給大眾的直接觀感卻有非常大的轉變。


 

從大魚大肉到兩天一健身,馬麗越來越瘦了,從話劇到小品再到轉戰大銀幕,她對外形的要求也越來越高,甚至越來越敢穿了。


 

年初,她登上《男人裝》的雜志封面,大秀性感身姿,令很多人大跌眼鏡,“我變美了是真的,可能隨著審美在改變,接觸的人都是越來越時尚的,然后對時尚也有自己的理解,自己也會越來越自信。”

 

“沒有沈騰就沒有我,可不克不及擺脫他”


從中戲表演系畢業,到林兆華戲劇研修班學習,之后參演林兆華執導的大戲《建筑大師》,與濮存昕陶虹等人合作,馬麗剛出道并不是就是喜劇人。

 

“我覺得最好笑的是,我很認真地在演戲,以前我也是演比較正的范兒,大青衣的感覺,突然有一天演了商業的小劇場話劇就變成了一個喜劇演員,特別是到了麻花以后,我現在都覺得莫名其妙,所以我說我是幸運的人,是喜劇選擇了我,而不是我選擇了喜劇。

 

提及進入開心麻花,也是源于一次偶然。


《滿城全是金字塔》現場照

 

2005年,開心麻花的閆飛、彭大魔沈騰也去看了馬麗參演的小劇場話劇《滿城全是金字塔》,彪悍的表演方式符合麻花風格,隨后招攬她至團隊。


馬麗和沈騰這對“神馬組合”也其实不是一開始就成立,馬麗透露,最要感謝的人是導演哈文


 

2013年,哈文擔任央視蛇年春晚總導演,“她看了我的話劇說,如果沈騰跟馬麗這倆人在一塊兒的話,應該會起纷歧樣的化學效果,然后就邀請了我們。”


自此,這對組合連續三年登上央視春晚舞臺。前一年,馬麗還在臺上撒嬌裝可愛,后一年就演了個碰瓷的老大媽。


春晚小品《扶不扶》

 

演喜劇難免逃脫不了刻意扮丑。馬麗說她排斥過,也排斥被叫“諧星”,“沒事弄個齙牙,貼個綠色眼皮,滿臉大雀斑,我覺得有一種侮辱少女性的感覺,這不是喜劇。我喜歡故事邏輯性的錯位,我需要觀眾發自內心地去為這個角色感到開心,而不是冷笑她。”


對她來說最高級的喜劇應該是:“讓你發自內心地笑過、哭過之后,又能感悟到人生。” 連《夏洛特煩惱》《羞羞的鐵拳》這兩部讓她聲名大噪的作品,還都不是她心横眉中最好的喜劇。


馬麗沒有主演《西虹市首富》

 

這兩部電影的票房成績讓馬麗冠上“雙10億少女主”的稱號,可今年創了25億票房的《西虹市首富》,卻沒了她的分。

 

有傳聞馬麗遭中途換角的,有說她和沈騰要互相擺脫對方的。面對種種謠言,馬麗這樣回應:

 

“不克不及說只要是我們公司的戲就得馬麗演,你也得看合不合適。

 

“提到沈騰想到我,或者提到我想到沈騰,我覺得我們是一個相互給予的過程,這個搭檔就是缺一不成,沒有他也沒有現在的我。


 

沒有,可不克不及擺脫!那是我的一個哥哥,而且真的是我的老搭檔,我跟騰哥合作的時候特別開心,他的喜劇是別的男演員沒有的,獨一無二的,會給我帶來纷歧樣的沖擊力。

 

 那么,有沒有機會再合作?她堅定回復:“一定會!


“喜歡寶寶,新戲也演了孕婦”


新婚后的馬麗,沒有特別規劃要把重心放在家庭,她坦言很喜歡寶寶,也想盡快生小孩,不過工作已經放置到明年下半年,一切只能看緣分。


馬麗與老公許文赫

 

無獨有偶,在她主演的新劇《逆流而上的你》以及剛剛殺青的電影《東北虎》,她都演了一名孕婦,巧合的同時,也過了一把媽媽癮。


 

《東北虎》是由耿軍執導的荒誕喜劇,導演一貫的東北幽默風格吸引了馬麗加入本片,她透露自己戲份不多,但她更看重的是在片中施展作為演員的更多可能性。

 

前不久,電影發布了一張片場劇照。馬麗大著肚子,留著長發,褪去了濃妝艷抹,失了強大氣場,就像一位鄰家的樸素太太,頗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

 

“我甚至有一種回歸的感覺,你知道嗎?這就是我!


 

而面對媒體貼給她的華麗頭銜,她也一并接受:“不要撕啊!喜劇少女王、雙10億票房少女主,這些多好啊!

 

東北的馬麗、臺北的Mary、少女漢子、小公主、時尚少女王、回歸質樸以及以上種種標簽似乎都不足以形容眼前的馬麗。

 

不過對她而言,她很明確:“只要以后大家認為馬麗是一個好演員,一切就足夠了。”


攝像、剪輯/喵老師 文/柯諾

建黨偉業
劇情

建黨偉業

豪華陣容史詩巨作

極限救援

極限救援

李晨此片獲新人獎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少女情挑兩帥男

大會師
歷史

大會師

長征會師偉大紀念

關云長
動作

關云長

甄子丹戀甄嬛孫儷

驚天動地
驚悚

驚天動地

真實再現汶川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