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灝明潘粵明,浴火重生成绩了他們整容般的演技

時間:2017。09。22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Kiki



1905電影網專稿 近日,《那年花開月正圓》熱播,讓一眾主演都重新火了一把:顛覆演出的“娘娘”孫儷,甜得人牙疼的“沈星移”陳曉,早早領了盒飯的大暖男“吳聘”何潤東,還有正直可愛的大備胎“趙白石”任重,都深受觀眾們的喜愛。相反,居中大反派“杜明禮”的饰演者俞灝明卻收到了成千上萬噸的“刀片”,遭遇了嚴重的網絡暴力。



杜明禮在劇中喪盡天良、壞事做盡,害死沈月生,陷害吳蔚文,下毒吳聘,聯手胡詠梅一次又一次地折騰周瑩,把觀眾們恨得牙癢癢。因此,每當有杜明禮的戲份,彈幕里全是各種辱罵,俞灝明本人的微博也收到大量言辭激烈的私信和評論。


 


對于網友的攻擊,俞灝明擺出了坦蕩的態度。一個星期前他在微博上發了一段小視頻,并留言:“私信盡管發!怕了算我輸。”視頻中他讀了兩個網友的私信,第一個網友甚至把“杜老板”誤認為是唱戲的,第二個網友則完全分不清現實和影視劇的區別:“你怎么老是想殺死別人啊,你自己都剛剛死里逃生呢,你心眼真壞,你還不如……”



網友的這些“語言暴力”確實很不睬性,很需要被譴責。但另一方面這也從側面證明了俞灝明的演技。如同至今還被誤認為“家暴犯”的馮遠征,以及前不久因為在《我的前半生》里飾演“小三”,被網友罵得關閉微博評論的吳越一樣,“被誤解”大概是實力派反派演員的宿命。


觀眾越狠杜明禮,就越說明俞灝明演得好。他把這個人物豐富的層次和復雜的內心表現得恰到好處。


他在外人面前裝得溫文爾雅、寬容大度


在貝勒爺的庇護下,他對了解內情的人表現得囂張嚣张、心狠手辣


他為了完成貝勒爺的指令,處心積慮、機關算盡


面對貝勒爺的杖責,他內心的隱忍和壓抑溢于言表


僅僅起身的一個小動作,就刻畫出鉆心的皮肉之痛


很多觀眾討厭杜明禮陰陽怪氣的說話腔調,覺得怪怪的,本周劇情揭露后才明白,原來他是個公公。以前慣常把公公演成娘娘腔,這其實其实不難,沒有太高的技術含量。但俞灝明把這個角色演得像一個正常男人,但又總讓人感覺哪里怪怪的,等查坤捅破了這層窗戶紙,觀眾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真是草蛇灰線伏脈千里,這個角色也就成了。


前一秒還在把玩胡詠梅用過的蓋碗,查坤進屋后馬上收起一臉的幸福。


同樣地還有他對胡詠梅的感情,總喜歡反復品味胡用過的器物,這讓很多觀眾覺得變態。如今,我們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才明白,原來這一切都源于角色生理上的缺陷,他無法與胡真正的在一起,又抑制不住噴薄欲出的欲望,所以只能通過這些物件來回味,來yy,來釋放內心的情感。


喉嚨一個吞咽的動作,里面隱含了很多


雖然,俞灝明現在的演技和謝君豪張晨光劉佩琦等老戲骨們相比,還有一定的差距,還有很多的進步空間。但是他這次的表演實在令人刮横眉相看,也讓觀眾們忘卻了他選秀歌手、偶像藝人的出身,這對非科班出身的俞灝明來說,確實絕非易事。


 

俞灝明,19歲參加《快樂男聲》,入選全國六強而一炮走紅;21歲加入《天天向上》,成為“天天兄弟”的一員;22歲和鄭爽張翰一起主演《一起來看流星雨》,飾演溫柔暖男端木磊。原本他可以在偶像藝人的路上繼續走下去,也許會像李易峰井柏然一樣成為當紅的流量小生。但是2010年《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片場的那次意外,打破他原本一帆風順的星途。


 


當時他是深二度灼傷,背部、手臂、腿部均有分歧水平燒傷,全身燒傷達39%。經過漫長的恢復,全身彈力,拉筋,硅膠片,敷藥,換皮,奇癢,痛得撕心裂肺,經歷千辛萬苦才恢復到現在的狀態。現在他下巴和手上的傷痕還清晰可見,可是居然有網友為此對他進行人身攻擊,說他惡心。


 


已到而立之年的俞灝明對自己的傷痕卻很看得開,在一次采訪中,他承認以前會“貼皮”蓋住傷疤,現在自己已經不太在意了,因為外表對男人來說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的臉上有疤痕,但是靈魂沒有”。


 


至于為什么要接杜明禮這個角色,俞灝明并沒有客氣地說要挑戰自己之類的話。他的回答讓人唏噓不已:“因為感覺自己已經沒有什么路可以走了,眼前好像就只有這一個機會。”



為了演好杜明禮這個角色,俞灝明專門拜師學習了京劇,出生于廣東的他還苦練北方口音。拍攝時沒有他的戲,他也在片場待著,怕走出片場就沒有杜明禮的狀態了。甚至連2017年的春節,他也在劇組渡過,還拒絕了親友的探望。所以忘卻那場大火吧,俞灝明已經慢慢蛻變成真正的實力派,并將在演員的道路上長久地走下去。


有類似經歷的還有最近因9分網劇《白夜追兇》大火的潘粵明


 


如今是個劇就要搞CP,但是像潘粵明這樣自己和自己組CP的絕對算得上空前絕后。


劇中潘粵明一人分飾一對雙胞胎——哥哥警察顧問關宏峰和弟弟滅門案的嫌疑犯關宏宇。因為哥哥患有黑夜恐懼癥,晚上不克不及出門,所以弟弟就偽裝成哥哥的樣子,夜晚出去幫他查案,順便尋找滅門案的真兇。因此,潘粵明實際要詮釋出三重身份:哥哥、弟弟、以及假扮成哥哥的弟弟。


 


這次表演更大的難度在于,不成能像以往的影視劇一樣,通過服飾、打扮來區分兄弟二人,只能通過表演進行區分。因為情節設定,為了不被發現,兄弟倆必須连结同樣的體重,剪同樣的頭發,穿同樣的衣服,弟弟甚至還在臉上劃出和哥哥一模一樣的傷疤來掩人耳横眉。用居中酒吧老板娘的話說,他倆是“哪兒都一樣”。


 


但是看過劇后你會發現,潘粵明純粹靠表演就成功區分開了兄弟倆。哥哥是刑偵專家,潘粵明的表演比較冷靜、內斂,總是一副運籌帷幄、處變不驚的樣子。弟弟因為從小在社會底層打拼,比較活潑有點小聰明,所以表現得有點油嘴滑舌、吊兒郎當。除了氣質分歧,最主要的還是發聲上的區別:哥哥說話的時候,發音比較下沉靠后,表現出人物的穩重和城府;弟弟發音則比較靠前,比較垮,北京方言味兒更濃,顯出一種痞氣。



這次演技爆發的背后,潘粵明也復出了很多的辛苦和努力。其他演員進組前,他要先拍完自己的獨角戲,“當時自說自話大概演了兩個禮拜,開始還在摸索當中,一個角色一個角色演,而且每一次都不止演一遍,演熟了以后記住中間的停頓、情緒高潮,再演那遍的時候等于是三份了。”如此這般,經歷過100多天拍攝1000多場戲的磨礪,才有了這部點擊量過9億的劇集。



潘粵明此番的表演,被網友們戲稱為“整容般”的演技,他成熟、沉穩的演技,讓觀眾們完全忽略掉了他中年發福的外表。


要知道十多年前,潘粵明也曾是個眉横眉清秀、飄逸絕塵的美少年。最經典的還是當年霍建起導演的《藍色愛情》,他飾演一個文藝小警察,為袁泉所飾演的神秘少女孩而著迷,當時兩人討論還都是,你是誰,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這種形而上的問題。



后來作為著名的“玉面小生”,潘粵明出演了很多紅極一時的大戲,也合作了眾多如今的一線少女星。


和當年還是單眼皮的范冰冰合作《青春出動》


和當年也是單眼皮的李小璐合作《青春的童話》


劉濤版的《白蛇傳》中饰演許仙


趙薇《京華煙云》里出演男主


還和不那么瘦骨嶙峋的張柏芝合演了《天涯歌少女》


可惜當時星途璀璨的潘粵明在《紅衣坊》里結識了第三代“謀少女郎”董潔


并開始了那段后來令他身敗名裂的婚姻


 


當年,帶給潘粵明巨大打擊的除了這場婚姻,還有2009年的一場車禍。當時潘粵明在福建拍戲時發生了車禍,道具車失控翻下山坡,他也被從車里甩了出去,肋骨直接插進了肺里。被送進醫院后,當時剛剛生完兒子的董潔接到了病危通知書。


 


還好,一切的災難都已經過去了,潘粵明已經走出過去的陰霾,重新回到了事業的正軌,和災難后的俞灝明一樣,實現了鳳凰涅槃。擁有類似經歷的還有胡歌。2006年,胡歌從橫店《射雕》劇組趕往上海的路上,發生了嚴重車禍,助理張勉因為傷勢過重救治無效而身亡。胡歌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也傷勢嚴重,臉部和頸部縫了100多針。后來經過數次修復手術,還是沒能掩蓋住眼部的傷疤。


 


寂静幾年之后,胡歌褪去當年偶像小生的稚嫩和青澀,錘煉出沉穩、內斂的演技,終于憑借《瑯琊榜》和《偽裝者》而重回事業巔峰。他那句經典名言依然擲地有聲:“皮囊壞了,就用思想去武裝!”相信這些經歷過巨大災難的實力派演員們,一定會迎來越來越好的明天!


 


文/Kiki

火影雄兵
冒險

火影雄兵

火災場上沖鋒陷陣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少女情挑兩帥男

黃飛鴻之南北英雄
動作

黃飛鴻之南北

一代大俠再續經典

菊扁豆
經典

菊扁豆

鞏俐顏值巔峰之作

楊貴妃
愛情

楊貴妃

大唐盛世一代寵妃

《讓子彈飛》川話版
劇情

《讓子彈飛》

三影帝爆笑飚方言